首页 »

“僵尸肉”报道反转又打了谁的脸

2019/9/11 20:35:13

“僵尸肉”报道反转又打了谁的脸


 

近两年,热点新闻突现剧情反转已经不是新鲜话题,这两天,围绕“僵尸肉”的曝光与辟谣也着实让所有受众大呼“伤不起”。

 

一切都是从今年6月海关总署的专项整治行动开始的。当时主流媒体报道了这一专项行动,然而尽管走私冻品数量大、价值高,但并未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直到6月23日,新华网长沙站一篇《走私“僵尸肉”窜上餐桌,谁之过?》的报道,这才拉开了这场反转新闻大戏的序幕。

 

该报道不仅披露了长沙海关查获案件的诸多细节,更首次提炼出了“僵尸肉”这一充满爆点的名称。

 

随即,各地查获“僵尸肉”的新闻铺天盖地涌上报端。新媒体集体跟进,各路段子手、自媒体运营人熟稔编辑有爆点的标题,使得这一话题迅速占据舆论头条,成为网友关心吐槽的焦点。新闻报道中使用了“70后”猪蹄、“80后”鸡翅的形象说法;执法人员接受采访爆料“太臭了,整整一车厢,打开门差点吐了”; 网友情绪一边倒地痛斥黑心商家、走私人员,同时质疑海关平时工作不力、相关部门监管缺失、感慨自嘲生活艰辛,舌尖上没有安全。“僵尸肉”继苏丹红、瘦肉精、地沟油之后,又一次无情地碾压着国人本就脆弱的食品安全信心。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尽管新闻中间或提到了冻品贮藏的成本问题,但微博名人@段郎说事 在一边倒的批判声中首先质疑新闻的真实性:“前些日有则新闻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即‘四十年僵尸冷冻肉’新闻有几分是真的?按说冷冻四十年,别说仓储费了,就冷冻的电费也早超过货物本身的价值了吧?难道是他们一直把这些肉丢在极地的冰雪里放着?谁能告诉我个中的道理?”


尽管这一质疑声音一开始淹没在了群情激奋中,但7月10日凌晨,一篇题为《大逆转!“僵尸肉”报道竟是假新闻?》的公号文章却席卷朋友圈,并有力地回答了这一质疑。

 

资深的食品安全记者洪广玉通过多次核实,发现许多报道存在诸多纰漏。根据洪广玉的采访核实:打击走私行动确系统一部署,但并未查获所谓“僵尸肉”;原来的系列报道中不少言之凿凿的表述、证据实为原作者自己的杜撰;新闻中疯传的所谓“封存于1967年”的表述最早可见于2013年7月8日《温州商报》的报道。

 

网友立马傻眼了:我们刚批判完不靠谱的“僵尸肉”,痛斥过不作为的监管者,剧情这么快就反转了?于是不少网友转而嘲笑首先爆料的传统媒体,称其无情打脸,大呼这些看似权威的媒体也并不靠谱啊!更有网友指出,“僵尸肉”不可怕,可怕的是“创造”“僵尸肉”的“僵尸媒体”!


与洪广玉的辟谣文章相反,公号“家国天下”紧随其后针锋相对地发布驳斥文章《洗地党说“僵尸肉”是假新闻?扯淡!广西食药监局局长:不少冷冻了数十年!》。该文称洪文为“洗地文章”,并质疑其采访对象的局限性,缺乏权威信息和专家看法,同时搬出了《南方周末》今年2月的文章佐证,以防“谬种流传、贻害众生”。

 

一边是积极辟谣,称原报道信源模糊、表述不规范,只要稍加采访核实就能确认真伪;另一边则反问,既然要核实,为什么只见政府部门身影,却不采访原报道记者,难怪后者质疑前者有“洗地党”的嫌疑。

 

这下网友彻底蒙了,到底该信谁?微信朋友圈两方观点都有市场,根据新媒体指数的统计,截至7月10日,微信公众号推送“僵尸肉”相关文章四千多篇,总阅读量超过880万。新浪微博的热点话题阅读量约为四千万,百度新闻搜索出的相关新闻数量也接近28万。尽管数量巨大,但并无权威声音,真假“僵尸肉”陷入真相罗生门。不少媒体研究者笑称:这不是“僵尸肉”的真假之辩,而是媒体人的撕逼大战。

 

争议还没有完结,权威声音也并未给出定论。我们不妨一起回望这次还在发展中的剧情反转新闻。

 

所谓“剧情反转新闻”,即通过展示、强调部分事实,以营造某种特定环境,得到貌似合理的结果。然而,随着更多事实的披露,原先的环境被打破,结论也就不攻而破,这就出现了“剧情反转”。

 

我们不妨善意地理解:“剧情反转”提示了新闻还在发展,不断有新的事实被挖掘曝光。新华社记者通过掌握的查禁走私冻品事实写出监督文章自然无可厚非也是职责所在。我们通过洪广玉的辟谣文章看到一个专业记者的避免盲从、质疑反思的精神,这股“较真劲”反而是现在媒体行业所稀缺的。而“家国天下”公号的回应反驳也完全体现了公共空间自由对话的重要性,打破沉默的螺旋,追问混沌背后的事实,也正是自由的对话让我们更有可能不断地逼近真相。

 

但我们仍然需要质疑——

 

其一,作为权威信源的发布者,面对铺天盖地的争议为何久久没有公开回应?何谓“僵尸肉”,究竟有没有“僵尸肉”,辟谣与反辟谣究竟是否合理?与自媒体热火朝天的公开辩论不同,传统主流媒体在提出议程后集体消失,三缄其口,其结果只能是在反转的剧情中不断被边缘化。

 

其二,这起事件也充分暴露了传统媒体缺乏有效的纠错机制,尽管有一些媒体的致歉案例,但在整个行业中尚属稀缺品,也缺乏一定的制度规范。“僵尸肉”的原稿件是否有夸张、失实之处,如果有,能否在一定的纠错机制下,及时澄清,以正视听?如果没有,是否能够有一定的申诉和自证的渠道,公布更多细节以支持原先报道?

 

其三,参与反转新闻的受众也不能独善其身。我们不禁发问,为何一些“剧情反转新闻”的荒诞情节能够如此有市场?我们同样要反思,理智和情感如何参与到新闻的报道和后续的解读中。整个社会对于食品安全的关注无可厚非,但每一个“大新闻”的背后不应只有情感的诉求甚至是迎合,还需要禁得起时间的检验和事实的推敲。

 

其实,假如首发记者多一些核实,“僵尸肉”的结论就不会草率轻易地爆出当然也没有剧情的反转;假如网友受众多一些追问,“僵尸肉”的舆论就不会沉默螺旋一边倒;假如新媒体多一些责任,“僵尸肉”的负面效应就能降到最低;假如传统媒体多一些反思,“僵尸肉”的报道就不会成为媒体的集体打脸。

 

从这个意义上说,“僵尸肉”固然可怕,然而制造出它的“僵尸媒体”和“僵尸受众”同样脱不了干系。

 

PS:事件最新进展——

 

微信公众号绿松鼠向该新华社湖南分社撰写该报道的记者求证,该记者表示,“僵尸肉”不是假新闻,信息源来自长沙海关一位办案人员,长沙的这位海关人员介绍称“80后”缉私人员来自广西海关,“僵尸肉”是广西海关在今年海关总署打击冻肉走私的专项行动中查获的。该记者称,她有当时的采访录音,已经提交给单位备查。

 

新华社湖南分社一位负责人表示,已经将采访环节的情况说明上报至新华社总部,届时会有统一公开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