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战狼2》到《千里江山图》,从“佛系青年”到“旅行青蛙”,文化正在发生什么转变

2019/10/10 5:12:27

从《战狼2》到《千里江山图》,从“佛系青年”到“旅行青蛙”,文化正在发生什么转变


在2018年首期“陆家嘴讲堂”上,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张颐武,受邀发表演讲。


他以去年热映的“中国式好莱坞大片”《战狼2》为切入点,谈到《千里江山图》,再跳跃到当下的流行语、热门手机游戏,深入浅出地解析了当下文化消费领域的新变化、新趋势。

 


从《战狼2》到《千里江山图》:
文化需求出现“爆炸式增长”
   

2017年,我认为有三个文化样本非常值得关注。一个是《战狼2》创下中国电影票房新纪录,一个是《千里江山图》特展引发“故宫跑”,一个是所谓“佛系青年”成为新流行语。透过它们,我们可以看到今天文化发展的新变化、新趋势。
   

在《战狼2》所获得的票房成绩背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向。那就是,我们的文化消费,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延展到更广泛的人群。这种消费规模的扩容,不仅仅发生在以年轻人为主导的社会群体里,也开始向其他过往文化消费频率相对较少的年龄段、人群展开。
   

在我家小区附近,有位收破烂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不能算贫困,就是一直拾荒,也算是一个小老板了。我所居住的那个地方位于五道口。不久前,这位老太太由于受到很多卖报纸、卖书的年轻人的影响,居然到五道口电影院,花38元买了一张打折的电影票,大概是第一次去电影院欣赏了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就是《战狼2》。后来,她在收我的破烂时,非常激动地跟我说,那部片子我看了,很好看,爽。


一部《战狼2》吸引一位拾荒老太太第一次去电影院感受了电影的魅力。56亿元票房里也有她的一份贡献。从这个事情背后,我们能看到什么?我看到的是,中国的文化需求开始有了“爆炸式增长”。
   

中国电影票房现在的增长速度是比较稳定的。它虽不像前几年那么迅猛,从2016年的400多亿元涨到2017年的500多亿元,但是维持着很稳定的增长。这几年,美国电影票房一直稳定在110亿美元左右。而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的规模大约是80亿美元。据预测,2025年前后,中国电影的票房大概可以成为全球第一。
   

接下来说说《千里江山图》。去年9月开始,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院,出现了一个现象叫“故宫跑”。为什么要跑?为了要看《千里江山图》。事实上,《千里江山图》四年前也曾展出过,并未引起轰动,可以说是“无声无息”。可这次展出,居然引发了“故宫跑”。有多急切?每天早上故宫博物院一开门,就有很多早早守候着想看画的观众,跑步着“冲入”故宫观展。结果,到这个展出的最后一天,排队入场的队列到晚上11点还未结束。因为想看画的人太多了。主要是很多年轻人,想看一下这幅伟大的作品。
   

由此可以看到,当下文化消费、文化需求的放量,正在各个层次上进行:一方面是在大众文化层面上进行;另一方面,也在高雅文化层面上进行。除了“故宫跑”,近期,综艺节目《国家宝藏》的热播,也体现出公众对高雅文化的向往和兴趣。这个改变,其实是非常深刻的。


年轻一代内在动力正在迎来深刻转变
   

我要说的第三个样本,是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个名词非常流行,就是所谓“佛系青年”。它讲的是这个人的修养非常好,温和驯良,也没有强烈的竞争欲望。

 

要知道,过去讲中国青年,大都会说“两眼放光”、“有非常强烈的竞争欲望”。但如今这些流行语背后的一个简单真相是,随着国内中等以上收入群体的不断壮大,其第二代所在的家庭,都已经具备了足够保障他们未来生活的基本物质财产。以至于在这些“二代”身上,出现了“竞争欲望动力不足”。
   

这其实是一个重要且深刻的社会变化: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快速增加。这个说起来跟日本的情况很像,日本学者大前研一也提出日本青年进入“低欲望社会”。年轻一代内在的生存发展动力,开始迎来深刻转变。这种转变的来源,其实是中国社会本身提供了更多的生活可能性。这是改革开放40年成果的一个集中体现。
   

通过上述这三个例子,我认为,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在文化转型方面的一个总体趋向。那就是,国人经过了深刻的生活方式转型,在普遍满足温饱之后,开始追求更丰富的生活;对幸福感和自我认同的追求,则使人们更重视主观感受和精神生活,更重视生活环境和品位的提升。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这都将是中国社会一个重要的变化。
   

在这个总体趋向下,幸福感这个东西会愈发变成我们的内在支柱。但幸福感又是高度主观的,它非常灵活地存在于人们的具体感受里。所以,满足大部分人的幸福感,将对未来的社会和相应的管理者提出巨大挑战。


文化转型将在这些领域发生:
日常生活、文化创意、全球参与
   

在文化需求爆炸式放量加上消费升级转型的背景下,有三个领域将发生较大变化。
   

一个是我们的日常生活本身。大家会发现,日常生活和文化的联系更加紧密了。最典型的,你买一个手机的理由,并不一定是因为这个手机好用,而是因为它所代表的文化品位、生活趣味。
   

近来,有个中国手机品牌在非洲获得了成功。这个品牌的名字叫作“传音”。他们用一个微创新,赢得了很多非洲消费者的心。这个微创新怎么来的?来自于一个文化上的选择。
   

众所周知,非洲人长得相对比较黑。他们在使用大部分手机拍摄人像时,经常会碰到人像和背景之间区隔不开,难以准确进行人脸对焦。而传音用新办法进行光学定位,让非洲朋友在拍摄人像时也能获得非常清晰的面部成像。 
   

那么,为什么这个微创新能让传音在非洲大获成功?因为他们关注到了非洲人民内在的对美的需求,对生活诗意的需求,对面部表情被清晰呈现的需求。面部表情不清晰,拍出来的照片就没有意义。而如果这种内在的心理需求能够被发现、被尊重,人们就会肯定它、拥戴它。这个道理在我们这儿也是同样成立的。
   

第二个将发生较大变化的,是大家熟悉的文化创意领域。最近,很多城市在酝酿深刻转型的过程中,都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文化创意领域,希望能够在文化创意领域有新的成就和发展。这成了大家普遍看好的一个努力方向。
   

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工业化已进入一个新阶段,原来的制造业面临新的转型提升。而这个转型提升,是需要文化和创意去引领的。
   

第三个将发生较大变化的,是全球层面的文化参与。我们的文化将越来越具有世界性,而随着中国不断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全球参与也将变得越来越清晰明显。


世界的趣味会被中国的年轻人拉低吗
   

在上述三个深刻变化背后,我们将看到两个群体的崛起。一个是所谓“中等收入群体”的崛起,一个是80后、90后、00后年轻人群体的崛起。是的,00后的年轻人现在也在崛起了。
   

中等收入群体,现在是影响力很大的一个群体。凡是有影响的新闻事件,都是因为触动了他们内心敏感的神经,进而引爆社会各界更广泛的关注。而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和崛起,是新一波城镇化和劳动力价格提升的结果。
   

所以,这个群体有个特性,就是在生活中实现不足。他们的收入,极可能同自己理想住房的价格差一半;在职场上,他们所在的位置,极可能和自己内心所期望的位置差一半。于是,他们经常会“不高兴”。这个“不高兴”的缓解,就需要文化上的解决方案。

 

未来中国社会文化转型一个很大的课题,恐怕就是,如何让中等收入群体感受到自己的“高兴”。
   

80后、90后、00后有什么共同特点呢?他们是新中国建立以来,从未挨过饿的一批人。体验过饥饿感和没体验过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从未挨过饿的一代开始崛起,势必会对中国社会的未来产生很大影响。而且,由于互联网让我们的社会变得越来越扁平化,大众所接受的文化产品越来越相似,年轻一代对创造新平台、消费新平台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个改变其实也是中国社会内在的新发展、新空间。这个新空间膨胀起来以后,大家看到,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开始成为社会的主力。
   

事实上,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消费需求和文化趣味,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我们已经看到,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消费需求一放量,连美国好莱坞的影片制作都开始有所动作。比如,两个“冰冰”,一个范冰冰,一个李冰冰,经常在好莱坞电影里面出现。为什么?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中国人高兴我就高兴”、“爱人民就有人民币”。

 

当然,也有人说,这样一来,“世界的趣味都被中国的年轻人拉低了”。拉低还是拉高,还不好说,但是,中国年轻人对世界的未来确实已经开始形成了一定的影响。
   

中国开始变成全球中等收入者集聚最快、最多的社会之一。在这儿,生活方式将作为一种文化而存在,这是我们社会从未经历过的新体验。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文化的“三品”(品位、品质、品格)非常重要。
   

首先,不同的品位需要分层,不同的品位应当适应不同的群体。第二,文化作品、文化产品的内在质量是一切的根本。否则,人们有什么理由来看你?第三,无论是作品,还是产品,都要体现出一定的格调,创造出一种“品格”意义上的认知度。 
   

如何创造出好的品位、品质和品格?需要对年轻一代新时尚、新趣味、新追求的敏感体认与捕捉。年轻一代的新格调、新趣味,一定会成为引领中国未来文化消费的关键力量。
   

最近,有一个手机游戏非常火,叫《旅行青蛙》。有的人通过旅行青蛙的红火,看到年轻人对家庭、对稳妥生活的一种依恋。
   

在我看来,还能看到的是,现在的年轻一代越来越认同社会的主流价值。而且,他们在认同的同时也很在意,如何用一种温和却又不失品位的方式,把自己的这种认同鲜明地表达出来。能表达出来这种认同的作品、产品,就能引发共鸣。这需要一系列高难度的创作,却也蕴含着未来文化创意产业的无限可能。